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遥远的歌-02

CP未定,大纲没有,坑品很差。
————

此时已是深夜,家家户户都差不多陷入深眠,孙翔却一点睡意没有。屋子里的风扇呼呼作响,他坐在大开的落地窗旁,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回忆着刚刚的多堂会审。


江副好像稍稍胖了点,吴启吕泊远看起来比以前稳重了些,方明华也更加慈父了。倒是杜明和周泽楷,一个依然傻缺逗逼,另一个还是少语帅气,怎么看都和六年前没什么变化。


就是这样的他们,扔下一包厢的人,非得跟着孙翔他出来,打算另找一家饭店好好和他谈谈。可恰逢饭点,走了几家馆子都爆满,最后江副眼尖瞅着一个公园,拍板去便利店买点吃的然后去公园里“审人”。


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在草坪上围成一圈,面部表情严肃的不行,手上却不是寿司就是鸡腿,中间还坐着个孙翔,那场面让路人看了去,指不定要笑上几天。孙翔以第三视角想了想现在的样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笑声极富感染力,杜明吴启最先破功,随后其他几人也陆陆续续大笑起来。青年们的欢乐响彻整个小公园。


好像仍是当初在训练室的日子,这六年离别时光没给他们带来任何隔阂生疏。可杜明却笑着笑着就哭了,一开始是落两滴泪,到后面一发不可收拾变成嚎啕大哭,一边抱着孙翔的头哭,一边骂,


“你个死小子这么多年干什么去了,完全不和我们联系!”


吴启吕泊远紧随其后,也开始抱着孙翔哭。剩下三个比较稳重的,也是红了眼眶。


孙翔无比困难地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一边发纸一边叨叨些往事。


无非是一些年少轻狂,无法面对现实,于是断了旧日联系以求平静的故事。至于求学摄影,那是彻底平了心情才能好好做的事了。倒也不是不想和轮回再联系上,只是一时激动玩消失删号退役,再想联系时又怕被昔日队友唾骂也实在找不到联系方式,最终作罢。再勇敢的人,也总是会有情怯的时候。


听完孙翔说的,周泽楷最先回复道:


“轮回,一家。”


方明华也点点头,


“轮回永远是一家人,我们永远不会扔下你。”


江副……江副好像在一旁忙着安慰几个哭的打嗝的小孩儿,实在没抽出空说点什么,只是一直点头。


回忆到这里,孙翔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再一次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伸懒腰,活动活动肩颈,决定去睡觉。旧人如昔,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温暖的呢,今晚一定会有一个好梦。


恰巧此时刮起大风,呼呼作响。他正起身关窗户,搁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亮起,在黑暗里格外显眼。


“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我有事跟你说。”


来信人,黄少天。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