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遥远的歌-23

这一天是最近一个月难得的黄少天和孙翔打游戏的时间。黄少天光脚盘坐在地板上,旁边摆着一大包薯片和大瓶可乐,可乐瓶上还冒着水珠。他一边打电动一边嘴不停地跟孙翔聊天。

 

“所以最后怎么样了啊?”

 

孙翔瘫在沙发上,手里也不停地按着游戏手柄,心烦意乱地说:“还能怎么样啊?还不就是吃完那顿饭了。也不知道老妈他们怎么想的,把喻文州也给喊来。”

 

终于成功又通一关,黄少天听孙翔这心不在焉的语气,估计后面两关也打不下来,干脆放下手柄,拿起一旁茶几上的西瓜刨了两口红心,爽。

 

“诶,你看根据你说的,王杰希不也没啥不开心的样子嘛,你想那么多干嘛?王杰希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啊。”

 

“唉。”孙翔见黄少天不打了,把手柄一扔,躺倒在沙发上。

 

“我知道王杰希不会不开心。但这种事儿是个人就得介意吧。再说了,他还没给我解释清楚呢,就又被他家老爷子给call回去了。唉。”孙翔烦躁地在沙发上蹬腿儿,好像这样就能把烦恼蹬走似的。

 

不公开恋情就是这点不好,连拒绝家长都没有理由。

 

黄少天听着孙翔的抱怨,母胎SOLO的他也不知道咋搭话,索性挖起一勺西瓜边上的青瓤,趁着孙翔不注意塞进他嘴里。

 

淡而无味。搁以前孙翔肯定早吐出来了,今儿大概是无心顾及味道,他嚼巴嚼巴皱着眉头就给吞下去了。

 

“这事儿,王杰希肯定会给你解释清楚的。再说你偷偷跟着他不也把事情给搞清楚了?虽然他说没说和你知不知道是两码事,但至少现在这个解释不那么紧急嘛。他要真当面给你解释,”黄少天继续挖西瓜,斜眼瞟着已经在沙发上坐直单手托腮的人“你真能受得了?”

 

黄少天太了解孙翔了,他刚退役搞摄影时就遇见过孙翔,后来也慢慢熟悉起来。真要算的话,他对孙翔的认识恐怕比王杰希到位的多。黄少天当年就认为,绝不能让孙翔知道这事儿。因为一旦孙翔知道了,即使王杰希悔婚这事儿和孙翔没半点关系,孙翔也肯定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还会止不住的想要是王杰希没遇到他,或者他和王杰希当初相处没那么密切,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给王杰希带来一大箩筐的事情麻烦。有时候啊,人就是想太多,倒在自己的思来想去中。

 

 

“这有什么受不了的?你翔哥是那么脆弱的人么?”孙翔听完黄少天的话,眉毛一个挑一个压,不服气地说。孙翔在一定程度上确如黄少天所想,时不时会想着要是某次没和王杰希勾肩搭背,某次没和王杰希一起搭档,某次没和王杰希一起追着角马跑会怎么样。但也有和黄少天所想刚好相反的部分,孙翔在知道事情真相后并没有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而且觉得这事没必要瞒着他。他认为偶尔胡思乱想没什么,绝对不会影响到他和王杰希的感情,毕竟谁都会设想些子虚乌有的事嘛。

 

黄少天正吃下一大口西瓜,见着孙翔独特的挑眉——颜艺一样的表情,差点喷出来。他单手托住西瓜,迅速腾出一只手捂嘴才避免一出惨剧。

 

“我拜托你下次能不能给个预警啊?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在我吃东西喝东西的时候摆这种表情啊!你是不是觉得我摄影技术比你强所以你想用这样的办法噎死我然后当组里摄影师的NO.1啊!有王杰希给你撑腰了不起啊?!”黄少天艰难地吞下嘴里的西瓜,然后噼里啪啦爆了一大段话。

 

可能是近来忙于各种焦头烂额的事好久没这样和黄少天处过,孙翔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黄少天跟表演独角戏似的叨叨叨。等黄少天好不容易叨完,孙翔还是一声不吭,不过倒了杯水给他递过去。

 

“……”不知为何,黄少天总觉得这杯水背后充满深意,比如嘲讽他话多,因为孙翔以前是绝对不会给他倒水的,只会盯着他把话说完然后判断有没有有用信息,没有的话转身就走。孙翔这是跟王杰希待久学坏了?不能啊,他跟王杰希这么长时间也没见这方面技能提升啊。难道是队长的影响?黄少天摇摇头,觉得这个假设有点可怕,一个队长就够他喝一壶了,要是孙翔也跟着他学,那可别活了。不过——队长的影响力真能有这么大?黄少天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孙翔见黄少天半天不接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么出神,只能把水杯放在了玻璃茶几上。水杯碰桌的声音终于拉回黄少天脱缰野马般的思绪。

 

黄少天确实有点渴,见孙翔一脸正直的表情,估计还是自己想太多,扔掉脑内的杂七杂八,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喝完水,黄少天没忍住还是问了孙翔为什么给他倒水。

 

“你给我倒水的可能性和火星撞地球的概率差不多了。”

 

“有吗?”孙翔闻言仔细回忆一番,好像还真没有给黄少天倒过水,工作时见他渴的半死也最多是指指背包示意自便。孙翔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以前好像对黄少天不是很好诶。

 

“对呀。你可从没给我倒过水。”黄少天半是抱怨半是打探,“怎么你突然就转性了?”

 

孙翔没听出黄少天的试探之意,还是认认真真地想着。想来想去没能想出什么靠谱原因,只能说了一个看起来说得过去的理由。

 

“这不我妈老拉着我去喻文州家么,每次去你家队长都会忙前忙后的参茶倒水,估计受他影响的。”

 

“……你是想指责我从不给你倒水或者拿饮料么?”黄少天的语气更幽怨了。

 

“……”糟,说错话。孙翔拿起茶几上的可乐,默默扭开瓶盖,选择转头喝可乐。


所以这最后到底是谁在吐槽谁,谁在帮谁解决问题来着。


【喻翔】茕茕

鬼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只能走石墨明明是很清水的。

茕茕

我也不知道这写了个什么鬼……

【王翔】带娃-02

王杰希右手搭上孙翔的肩膀,十分恳切地说:“孙翔,帮我个忙行么?作为报答我可以在你这儿免费帮工今天一整天。”

???天上下红雨了???

孙翔一脸狐疑地看着王杰希,左瞅瞅,右瞧瞧。观察半天断定是王杰希本人,才试探性地开口:“什么忙?”

王杰希努力把一双大眼弯起,咧开嘴笑着说:“帮我去接王瑜行不?我……”

王杰希话还没说完,孙翔扭头就走,边走边喊自家店员张段。

“诶,张段,那个奶茶准备好没啊?XX公司今天团建要的那一批。啊,还有YY公司今天晚上晚会的,原料充足不,下午得做出来啊。还有还有……”

王杰希看着孙翔毅然决然走开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他家王瑜果然是出了名的捣蛋王,连孙翔这么心大的都知道去接他肯定会被老师念叨。


唉。王杰希撸起袖子,认命地继续干活。下午还是自己去吧,王杰希边擦桌子边想。


等到下午三点半,王杰希和一众大爷大妈们等在幼儿园门口准备接小孩儿。眼瞅着幼儿园大门要开了,大爷大妈们已经蠢蠢欲动。王杰希突然感觉好像有人拍了他一下。开始他以为是其他家长不小心碰到的,就没管,可后来他又被拍了好几次。


王杰希回头一看,孙翔一脸别扭地在他身后站着呢。

“王瑜在哪个班呀?我去接。”孙翔如是说。

————
这篇就是无脑傻白甜……


炸了。

【喻翔】父亲节沙雕段子

七期群在语音聊天。

唐昊和刘小别在调侃孙翔,说今天父亲节,孙翔打算怎么孝敬爸爸们。

孙翔一个人说不过他们俩,于是把手机揣兜里,戴着耳机在卧室里踱步。他觉得走动一下有助于脑子运转。

就在他恰好走到卧室门前时,唐昊刘小别再一次成功点燃了他,他面对着门,正大声怒吼一句:“老子是你们的爸爸!”时,喻文州恰好推门而入。

“孙……”喻文州喊孙翔吃饭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喷了一脸的“老子是你们的爸爸”。

……

一室寂静。

孙翔看着喻文州笑而不语的样子,手足无措,只能先按了语音。站了半天,孙翔小心翼翼地说:

“父……父亲节快乐?”

【王翔】带娃-01

王杰希接到幼儿园老师的来电时正在店里忙的脚不沾地。更加确切地说,是他在孙翔的店里忙的脚不沾地。

原本今天应该是他的调休来着,但是孙翔在电话里死命嚎非得让他过来帮忙,说是如果不来就要忙死了。

王杰希无奈地从被窝里翻起来,他才刚把王瑜送到幼儿园,正打算来个回笼,这下全泡汤了。

在店里忙了好一会儿,接到老师电话才被允许能休息一下。孙扒皮,王杰希内心默默吐槽,点了接听。

“喂,你好,请问是王瑜的家长王杰希么?”

“你好,我是。请问杨老师有什么事么?”

“啊,你好。是这样的,想问下您今天有空么?今天来接王瑜小朋友的时候方便交流下他最近的情况么?”

“……好。”王杰希挂了电话,内心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这小兔崽子不会又在幼儿园里捣蛋了吧?上次花了小半个月的工资赔偿幼儿园被打烂的玻璃,上上次点头哈腰给幼儿园老师赔礼道歉弯的腰都痛了然后还赔了人一条裙子,上上上次……

“喂!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孙翔在一旁看王杰希神游天外好久,于是走过来拍他一下。

王杰希回过神,看着这位自来熟新邻居,爆红奶茶店店主,超级大帅哥,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兴许,帅哥去能少受点罪?

遥远的歌-22

孙翔是被自己亲妈的电话吵醒的。


他还没朦朦胧胧睡觉的时候,一阵欢快的铃声响起。本来不想接电话的,但对方太执着,不停打过来。孙翔实在忍不了了,一把把蒙在脑袋上的被子扯开,咬牙切齿地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还没看清是谁就点了接听。


正在他准备恶狠狠地削对方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他还没出口的脏话硬生生转了个弯儿改成了——


“妈。”


王杰希本来睡得正香,被电话铃声吵醒也满脸不开心。他撑起上半身,贴着孙翔的背,把脑袋搁他肩膀上,正挨着手机。他脑子昏昏沉沉的,没听清刚才孙翔喊了声妈,于是迷迷糊糊地问了句“谁啊”,声音沙哑,一听就是刚睡醒。


正在跟孙翔说晚上出来吃饭的孙妈妈听到儿子手机里传来的陌生男声,罕见地沉默了。孙翔无语地捂住自己的脸,特别想一巴掌胡噜到王杰希头上。这种被自己老妈捉奸在床的感觉是什么鬼啊。


孙翔抓抓头发,也没把王杰希赶下去,假装啥都没发生,连着嗯了几声表示一定会按时到就挂了电话,开始收拾。王杰希彻底清醒已经是孙翔给他搭配好衣服之后。当得知自己在孙妈妈面前的第二次出现是如此尴尬的情景时,王杰希也无奈了。


第一次见面是被孙翔打,第二次“见面”是在孙翔的床上。这印象分该怎么刷回来啊。王杰希琢磨着必须得刷点好感度,于是和孙翔商量买点什么。


孙翔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


“就是去大排档吃个小龙虾什么的,也不是很正式。要不就算了吧?”孙翔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王杰希不这么认为,不管怎样这是第一次正式见到孙翔的爸爸妈妈,空手去是绝对要不得的。最后,王杰希拉着孙翔去商场逛悠半天,选了一条皮带和一个女士手提包。


孙翔坐在副驾上,看着怀里抱着的礼盒,心里挺美,嘴上却是抱怨王杰希不该花这么多钱。


“买几包火锅调料包不就得了。”


王杰希哭笑不得的掌着方向盘,得空瞅一眼孙翔,觉得这人真是太好玩儿了。


“我要是真买了火锅调料包,别说一起吃饭了,怕是连这车你都不会让我上吧。”


孙翔抱紧怀里的礼盒,看着车外空旷的道路也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这几天难得的轻松氛围。明明只有几天而已,却觉得好像已经经历了天堂地狱。现在出柜、谣言和男朋友的事都已经解决,孙翔觉得没什么比现在更开心的时候了。王杰希仿佛也感受到他的喜悦,腾出一只手掐掐他的脸,然后在他反击之前迅速收回手,边笑边开车。


这样愉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他们见到孙爸孙妈的那一刻。


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这种算是家庭内部的聚餐,喊上一个外人,对王杰希而言总归有点不是滋味。


尤其那人还是喻文州。


喻文州倒是一点不见外,隔着老远就朝孙翔和王杰希招手,示意座位在这里。


“孙翔,王队。”


他仍然笑眯眯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打完招呼就继续和孙妈妈聊天,相谈甚欢。


王杰希这边就没那么好过了。虽然孙翔向孙爸孙妈正式介绍王杰希是他的男朋友,两位长辈也微笑着收下王杰希带来的礼物,但那种若有若无的疏离感仍然让他吃的食不知味,剥的虾也没送几个进自己肚子里,全给了孙翔。尤其当他看到和孙妈妈相处特别好的喻文州时,刚平静不到一天的内心已经开始再起波澜。


孙翔不明白自己爸妈为什么把喻文州喊来,可在这大排档上也不好问,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埋头吃着王杰希给他剥的虾,再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戳几下王杰希。


王杰希感觉有人在戳他,扭头看过去,发现孙翔咧着油乎乎的嘴在朝他笑。


一个夜色下傻乎乎的太阳。


王杰希也笑了,伸手在他脸上又给画了一道油印子,接着继续剥虾。走一步看一步吧,他想,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槛,只要你还在我身边。


孙妈妈看似在和喻文州聊天其实一直关注着儿子这边的动静。直至看到孙翔王杰希之间的互动,孙妈妈才和孙爸爸对视一眼,悬了两天的心好歹是稍微放下了点。

————

还是多撒点王翔的糖!!!

毕竟后半程连王队的影子都不会有了(大概)!!!


遥远的歌-21

事情似乎终于翻篇。王杰希解决完贺舞的事就又匆匆赶回广州。待他赶到喻文州家,却被告知孙翔已经回了老小区的家中。他觉得有点奇怪,分明说好了在喻文州家等着,怎么孙翔又偷跑。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王杰希开锁进门就发现孙翔刚冲完澡,只穿了条睡裤在东翻西找寻吃的。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水珠顺着脊背淌入腰下润湿了裤子。王杰希放下手里的包和钥匙,换好鞋,三步并作两步就朝着孙翔走去然后从背后环住他。王杰希感受着孙翔光裸的上身,终于彻底放松下来,开始情不自禁地用牙齿咬着他后颈的皮肤。


“嘶——”孙翔一时吃痛,手肘向后顶了王杰希一下。“你属狗的啊?疼!”


王杰希嘟囔了句“我也疼”然后松开手,分别抓住孙翔的左右小臂,又把他紧紧环住。王杰希轻舔着刚才咬的地方,感觉到孙翔在轻微颤抖。孙翔太敏感了,王杰希想着。


随着王杰希的舔弄,孙翔颤抖的更加厉害。他放松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完全靠在王杰希的怀里。试图凶狠实际软绵绵地说:“你还没解释呢!”言下之意,不说清楚别想尝甜头。


王杰希轻笑一声,把孙翔转过来面对自己,看着他已经开始有点迷蒙的双眼,吧唧一口亲上他的侧脸。趁着人还没反应过来,王杰希矮下身子,手环上孙翔的腰,全身一使劲儿,把孙翔扛在了肩上——肖想很久的做法。


腾空的感觉让孙翔瞬间清明,他想挣扎却又怕摔下去,手和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动作。好在客厅到卧房距离极近,没几步就到了。孙翔余光瞅着大床,拍着王杰希的背,叫喊着要下去。可他还没叫两句,就被王杰希极为粗鲁地扔到了床上,震的他都有点头晕。


“我靠……”孙翔刚想开口骂王杰希是不是吃错药,就被他给完全压在身下。


要命。孙翔觉得自己怕是要被压死窒息而亡了。就在他打算再次开口骂人的时候,王杰希已经主动抬起点身子,目光幽深不见底。他盯着孙翔,伸手一点一点抚摸着孙翔的脸。从额头到眉骨,从眼窝到颧骨,从鼻梁到嘴角……王杰希不放过孙翔脸上的分寸。


他的眼神太幽深,夹杂了太多情绪,孙翔没办法再开口,只能静静躺着。看着这样的王杰希,孙翔内心也十分复杂。几个小时前,他在王杰希不知情的情况下,坐在王杰希背后听完了整件事。孙翔知道当时的王杰希一定很难受,但他不能出去安慰他,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沉默才是最好的应对,一如此刻。人最终只能靠自己走出来,但不妨碍周围的人给予他支持。


孙翔伸手环住王杰希的脖子,把他拉下来,开始亲吻他。他们闭上双眼,温柔的亲吻对方,用唇舌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一吻完毕,王杰希终于说了进屋以来的第一句话。他看着因为不会换气而有点喘气的孙翔,温柔地说:


“我们做吧。”


孙翔顶着绯红的脸,假装思考一番,然后故作施舍的样子来了句“好吧”。


真是个喜欢给自己找事的人。王杰希闻言哈哈大笑,接着利索地脱掉衣服,急切地开始和孙翔进行亲密交流。


这是一场性事,又是一次确认,确认彼此都还在。在两人终于酣畅淋漓的结束这场性事之后,王杰希抱着孙翔去浴室洗澡。


孙翔已经累的手都抬不起来了,只能半阖着眼问王杰希什么时候体力变得这么好。王杰希一边给他淋浴,一边说:“在喜欢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加强力量训练了。”不然以后怎么抱抱亲亲举高高。


孙翔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没听懂王杰希什么意思。等回到床上,两人才意识到几乎快两天没合眼。几乎是在拥抱着躺到床上的一瞬间,他们就陷入了睡眠。王杰希夹住孙翔修长的双腿,双臂也紧紧环着孙翔的身子,他像一个小孩子抱住自己最珍惜的娃娃那样抱着孙翔。


“孙翔,我们不会分开的。”他在陷入沉睡的前一秒呢喃着。

————

要了我的老命啊!!!
真的不会开车啊!!!
这下完了啊!!!
还怎么让这两人崩啊!!!

【王翔】带娃-00

“今天天qi特别hao,”

夏天幼儿园大班的杨老师看着自己学生写的日记,眼角不自觉地抽了抽。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这位王瑜小朋友不会写“气”和“好”字了。另外,把日记本往前翻,前天,前前前天,前前前前前天,日记内容都是这样!连错的标点符号都一样!

杨老师合上日记本,深吸一口气,再打开,刷刷刷写下评语——

“今天的王瑜小朋友也很乖呢,能记住气和好两个字就更棒了哟!”

写完这句话,她就放下笔掏出手机准备给王瑜的家长打电话。

这家长怎么带孩子的?!自己孩子连着几次不会写已经学过的字也就算了,难道他都没发现王瑜的日记重复好几次了么!

不负责任!

杨老师气呼呼地想着,按下了拨通键。

接听人——

王瑜家长-王杰希。

遥远的歌-20

北京的一环路永远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有的人行色匆匆,有的人闲散漫步,还有的人坐在店里看着街上的人。


王杰希此刻就坐在他以前经常来的一家咖啡厅里,看着外面的陌生人,静静等着另一个人的到来。


一天之内来回京广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他只要一想到孙翔的事还没解决就没办法安心休息片刻。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发布谣言的人,让她自己澄清。虽然起初不愿意相信发布谣言的人是他的发小,但黄少天和喻文州摆出来的证据,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事儿和她脱不了干系。


买好最近的机票准备出发之前,王杰希从喻文州家门口走进去,走到孙翔的面前,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然后在他抬起头时落下一个轻盈的吻。搁平时是肯定不会这么纯情,但碍于还有两个硕大的电灯泡,王杰希没再有更多动作。


孙翔在王杰希吻他的那一刻就丢盔弃甲,暂时性无视之前的事故与不合。在得知王杰希要立刻赶回北京后,他要求随行,但被王杰希果断拒绝。孙翔大概能猜到肯定是要处理些什么棘手的事,他不愿意王杰希一个人去面对,但面对王杰希的坚定拒绝他也没办法。他们两人都太坚持自己的立场,以前也总是容易因为这一点出现摩擦。


“没事的,不会有什么大事的。”王杰希安慰着孙翔。


这是孙翔十二小时内第三次听到这句话。再怎么不乐意,他也只能尊重王杰希的意愿。他站起身,用力地抱住王杰希,用鼻子蹭了蹭王杰希的脸,凶巴巴地威胁王杰希处理完事情立马回来给他解释清楚。王杰希笑着说好,也用力回抱着他。


王杰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边想边捏着自己的手指,那上面还残留着抚摸孙翔时的触感。他想的太认真,连对面坐了个人都没发现。待他把视线从玻璃外挪开,看到眼前坐着的女性时,眼皮一跳,实实在在有点惊吓。


是一位妆容精致的短发女性。她非常温柔地一笑,点了杯美式清咖。


“急急忙忙飞去广州,又急急忙忙飞回北京。刚落地就找我,看不出来,你这么想我?”女子的声音里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王杰希看着她这样的态度,明白这事儿肯定是她搞出来的没跑了。还这么清楚他的行程,看来通过某种渠道监视他的出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杰希开始丧失耐心,以前因为悔婚一直深埋在心的愧疚也消散的七七八八。他懒得说太多废话,单刀直入。


“理由?”


女子挑挑眉,精致到指甲的手把耳边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露出闪闪发亮的耳饰。


“理由?什么理由?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匆忙往返的理由?”


王杰希皱眉,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冷漠。


“贺舞,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名为贺舞的女子轻笑出声,阴阳怪气地说:“我怎么会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王队的事情呢?”贺舞端起刚送上来的咖啡,“我们,很熟么?”言辞间尽是冷漠与不屑。


表现出来了。王杰希心想。他还记得当他提出解除婚约时对面那人的悚然失色和随之而来的泣不成声。他甚至也能想起那之后设备被砸在地和他被扇耳光的清脆声音。她的表现,一度让他背上了沉重的道德负罪感包袱。但后来她情绪平静下来,只是在王杰希的家人来询问时淡淡说了一句“我们不合适”——这让王杰希以为她放下了。


只是,王杰希在心里暗叹,看来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看开与原谅。大多不是逼不得已就是掩埋于心。她从头到尾就没有放下。


王杰希面对着贺舞,脑海里却勾勒出孙翔的样子。她和他真的太不一样了。


“解除婚约是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事应该冲着我来。即便当初我们没有解决完这个问题,你又何必去针对其他人?”


贺舞闻言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王杰希,仿佛他说出的这些话是个天大的笑话。


“王杰希,你真的三十多了?这么幼稚的话……你难道不知道报复的最好办法就是针对他重视的人?”


贺舞笑着摇摇头,语气不再那么疏离。她知道不可能再瞒下去,干脆一次说完。


“我的确是报复你。你根本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对于一个从小就喜欢你好不容易等到成果却又被泼了一盆凉水的人而言,抱歉没有任何意义。我就是想看你痛苦。”贺舞苦笑着,盯着自己绘着罂粟花的指甲。“我就是想看你痛苦。”


“所以我观察了你整整一年多。你知道当我发现你在和我解除婚约没过两个月就和那个名叫孙翔的人在一起时我的感受么?”


“你不会知道的。”


贺舞阻止了王杰希开口说话,如果中途停下来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说完。


“其实我也没干什么不是么。我只不过,小小调查了一下你的那位,然后利用了现在的媒体而已。难道根据那些照片做出这些假设没道理么?”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他打断贺舞的话,严厉地说着:“隐瞒真相、恶意引导、污蔑他人,这叫没什么?”王杰希的呼吸越发急促,愤怒开始袭击他的理智。


“你知道网络暴力有多可怕么?你知道你只是随随便便一说就有可能毁了别人的人生么!”


“难道我的人生没有被你毁掉么?!”贺舞声音尖锐起来,她看起来也像是处在暴怒边缘。


“没、有。”王杰希一字一顿地说。


“你的人生从头到尾都没有被任何人毁掉,只是你自己走不出来。我既没有在和你还有婚约时乱搞,也没有选择隐瞒我的性向和你结婚。耽误你的青春,浪费你的宝贵年华是我混蛋,但如果我真的和你结婚了那才是毁掉你的人生。”


王杰希看着对面人激动得浑身战栗的样子,终是不忍心再说什么重话。那毕竟是他相识多年的人。


“贺舞,澄清谣言,放手吧。你还年轻,道路还很长。从此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见了。”


贺舞的眼泪随着王杰希这句决绝的话,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她还是好喜欢这个人,这个从小就是小区里最优秀最可靠的人,这个原本可以陪伴她最后却又彻底离开的人。她好不甘心,可是却也明白,自此再没有以后。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干眼泪,然后拿过手机,给那个网络大V发了消息。


“我原本以为,”她抽噎着开口,“我原本以为,只要让你们感情生出嫌隙,我就会很开心,或者我也还有机会。可是最后我好像也不是很开心,甚至就连做朋友的机会也彻底没有了。”


她泪眼朦胧地望向王杰希,放弃般地说:“但我不认错,也不会祝福你们。”


“那就,这样吧。”她最后这么说着。


王杰希放在桌上的手机传来一阵振动,那是微博新消息的提示。他看着贺舞离开的身影,无比怀念孙翔的怀抱。


不会祝福你们。


这句话如同一句诅咒盘旋在王杰希的耳边,经久不散。


也盘旋在此时坐在他背后那人的耳边。

————

说好的20章写崩王翔,得,又遥遥无期了。

装死.jpg

话说,我想了很久取个啥名字,后来一想……端午节嘛……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