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黄山很壮观,可看完之后的现在

怅然若失

如果能经常看到此等美景该多好呢

这么想想,更惆怅了


【喻翔】小片段

如题


北风裹挟着雪花片呼啸而来,打过孙翔的羽绒外套,强硬地撕开拉链中的缝隙,把冬日的寒意塞入他的衣服。孙翔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回家的步伐更快了些。


终于看到被积雪覆盖的楼下花园,他暗暗松口气,跑进大门,冲进了正要合上的电梯。


电梯里还有一个人,拿着的20寸的登机箱,俨然出差回来的模样。孙翔摘下口罩,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理完头发,才注意到他。


孙翔坦然地把口罩塞进外套口袋里,向对方打了个招呼。


“嗨,喻文州。”清亮的音线在句末微微上扬。


喻文州微微上扬视线,温和地笑着,


“你好,孙翔。”


两句问候之后,电梯里再没有说话声。孙翔看着喻文州在12楼出了电梯。淡灰色的修身西装,有一两缕脑后的发丝翘起,平添几分少年气息。


孙翔看着电梯门一点一点合上,在最后一秒,他抬起一直插在兜里的手,按了“开门”。


喻文州正拿着钥匙开门,孙翔顿了几秒,仍然走了过去。他伸手轻轻包住喻文州的手,轻巧地把刚才一直对不准门锁的钥匙插进去。接着他收回手,后退半步,看着始终没抬头的喻文州。


“等下我就要搬走了,”


“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但还是说一句吧,”


“再见。”


突然意识到马上就是孙翔生日了……


今天看到基因编辑那件事,真的非常愤怒

真的是见识到为一己私欲人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他人生命不重要,万千同行也不重要

只有自己的名与利最重要

至于为什么那对父母同意这个实验

又或者这个实验的真实性到底几何

都不会影响到这次事的恶劣程度和恶心程度了

多少科学工作者辛苦前行

抵不过一个自私疯子的一次利欲熏心


买了新的口红(雅诗兰黛430)
心情十分好
说不定可以更文……
吼吼吼吼

每天加班加到崩溃……
早上醒来真的是觉得很崩溃……

加班就是我更文的最大敌人……
只要一加班就既没有灵感也没有动力……
只想打人……

遥远的歌-25

中转东京,在长达20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终于稳稳地降落在胡阿雷兹机场。孙翔待飞机停稳,立马站了起来,扭扭脖子转转肩膀,舒缓这段长途飞行的疲惫。王杰希倒是仍然坐着没什么动静,等人都走得差不多才站起来把行李拿出来,顺手拎上了孙翔的背包,示意他一起下机。

黄少天坐在他俩前一排,早早地就背着背包挤出下机的人群,站在大厅里等他们了。隔着倒数几位出来的乘客,黄少天看着一黑一红手牵手的身影,鬼使神差地偷拍了张他俩的合影,没构图没光影没细节,扔出去绝对没人信是专业摄影师拍的,搁以前,黄少天估计早嫌弃地撇撇嘴删图了,这次却不知怎的没删,反而点开微信发给了自家队长。

远在中国的喻文州此时正戴眼罩准备睡觉,微信消息的振动让他不得不把眼罩挪上去,露出两只眼睛看是谁半夜十二点还“骚扰”他。点开微信,发现是黄少天的头像上有个红色的数字1,是张图片。墨蓝色的眼罩抵在他的额头上,头发支棱的乱七八糟,喻文州疑惑地点开聊天框,怎么黄少天今天不打字了?待看清是谁,喻文州还没发出“不错”两个字,那头黄少天的文字轰炸就过来了。

 “图片有重点!”

“找到没?”

“就是那个穿粉色连衣裙女生后面的那俩。”

“看到了吧?”

“啧啧啧”

“酸臭味。”

“队长我跟你讲!王杰希这次不知吃错什么药了特别秀特别闪!我眼睛都要瞎了!!!”

…… 

喻文州看着满屏的文字泡,无奈地扶额笑。他删了刚才准备发出去的话,重新打上一句,

“少天,我这里凌晨一点。”

 

“……”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两人十多个小时的时差,自己这边青天白日,那边可是黑灯瞎火。他挠挠头,蛮不好意思地给喻文州发了晚安。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的“啊啊啊啊啊不好意思,队长你快睡吧队长晚安晚安晚安!”笑出了声,回了句晚安便按熄屏幕,戴好眼罩,打算睡觉。只是刚才还挺困的他,在看到那张照片又经过黄少天的轰炸之后,突然没了困意。眼前是彻底的黑暗,周遭是深夜的寂静,他的大脑却开始飞速旋转,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喻文州怎么也没办法停下自己的思考,干脆坐起身,一把拿掉眼罩,点开微信给黄少天发了消息过去——

“他们一直都这样?”

等了几分钟没等到回复,喻文州估计他是在去酒店的路上不方便回消息,于是又躺了下去。这次没戴眼罩,但意外地很快入眠。大概是心无所挂。

 

隔了快一个小时,黄少天和孙翔王杰希一行终于到达预订的酒店,打算先倒个时差。三个人订的双床房,孙翔和王杰希一张,黄少天独霸一张。待放好行李,洗漱完毕,已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黄少天这才有空看手机,只是——他瞄了一眼已经缩进被窝补眠的孙翔和坐在他旁边联系团队其他成员的王杰希,长按喻文州的那条聊天框,然后点了删除。

 

入眠之前,黄少天的眼前晃过孙翔在首都机场红着脸凶巴巴回抱着王杰希的样子,突然觉得内心一片温暖。

爱情真是个好东西。


遥远的歌-24

孙翔没想到王杰希再回北京竟然就是二十天,导致他们假期剩下的时间都没能见上面。假期最后一天,王杰希本想从北京买票去香港然后等孙翔、黄少天一起,被孙翔阻止了,说还是从你们大北京转机,不走香港了。最后就成了孙翔、黄少天先飞北京,然后王杰希中途跟进,三人一起飞墨西哥城——这次的工作地点。

 

在候机厅等王杰希时,孙翔靠在休息椅上,墨镜挂在鼻梁上,神游天外,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最近很喜欢这样发呆,美其名曰思考人生。黄少天看他这副样子,就歇了想喊他去买杯饮料的心思,把背包往他怀里一塞,自己去买喝的了——小祖宗这样子八成是叫不动的。

 

等着店家做奶茶的功夫,黄少天远远地就看见王杰希拉着一个20寸黑色登机箱,不疾不徐地走来,一如既往。

 

“啧,”黄少天眨眨眼,跟店家唠起了嗑“老板你看那边走过来那人。就那穿着黑色衬衫那个。看到了?诶对,就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的,知道他是干啥的么?是天天地上打滚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啊,你说他穿这么骚,啊,不,商务干什么?……”短短两三分钟,黄少天已经说了不下100句话,把王杰希上上下下吐槽了个遍。

 

“……”。这人谁?我不卖他奶茶了行么?店家一脸无语地把奶茶递给黄少天“先生,您的奶茶。”然后看着已经走过来在和黄少天打招呼的黑衬衫男士——这个人看起来靠谱多了啊。

 

王杰希其实听到了黄少天的吐槽,毕竟黄少天可一点没降低音量,估计这来来往往的人都听到了他是个“穿商务装的野生摄影师,装逼”。王杰希略有点冒火,却又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次黄少天的吐槽还真是挺到位的。

 

黄少天拿着奶茶,跟王杰希一起朝孙翔的地方走过去。黄少天边吸溜珍珠,边拿余光上上下下扫着旁边这人,掠过万千思绪。等二人走到孙翔面前,阴影投在孙翔身上,他才发现原来人都到齐了。许是很久不见王杰希穿这么正式,饶是不喜欢吐槽的孙翔也忍不住挑挑眉,来了句,

 

“怎么你是要去进行商务谈判么?”

 

没等王杰希回复,他又来了句,

 

“还是打算去总部任职个管理岗?”

 

王杰希无奈地叹口气,表示是家里长辈非要送机,又看不惯他穿得太“野外”,只得老老实实地穿上这一身,他也没办法。

 

还没等王杰希说完,黄少天就在一旁笑歪了身子,边笑边说,

 

“王杰希你是个宝宝么?长辈见不惯你穿工装,你就要穿成这样?要不要你工作的时候也这么穿?”

 

闻言,孙翔也小声地笑了出来,大概是想给已经三十的男朋友留个面子,他没有毫无顾忌地放声大笑。虽然他一脑补王杰希穿着商务装趴在地上拍昆虫的样子就乐得不行。大概是他太沉浸于自己的脑补中,低头吃吃笑着的时候,没注意到黄少天凑到王杰希耳边说了句话,让正准备回怼两句的王杰希沉默了。

 

正自己乐得不行的孙翔,突然感到有人摸了他头发一把,头还没抬起来,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

 

“好想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
GGAD大旗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