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卫聂】百鬼-木魅

这是挖的卫聂第五个坑了,目前五个坑只有一个短篇和一个段子完结了,另外的……遥遥无期
这篇很早以前就发了脑洞,现在才开始动笔ORZ
打算走轻松吐槽略(伪)科普路线,大概是月更。

木魅
 
桑海最近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说大,没惊动官方没引起群众恐慌;说小,却也是群众街头巷尾的谈资。在桑海修整的墨家众人和流沙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道是又一个无聊八卦而已。可就是这样一个无聊八卦,却使得墨家和流沙的两位领军人物就此开启了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苍茫无际,没有出口,一片荒芜,卫庄和盖聂已经在这个幻境里已整整一天一夜。

只是出来夜谈的两人并不知道是怎么进入这个幻境的,仿佛一瞬之间,原本还在墨家据点那棵大松树下闲聊的两人就身处这个无边无际,只有一棵松树的幻境之中了。下药?幻觉?一一排除所有可能性,最终二人承认这是自己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起初,他们尝试找到一个出口。可在这里面,不管怎么走,他们最终都会绕回到松树下。怀疑过苍松,但渊虹和鲨齿轮番上阵也无法撼动其分毫,似乎是个无解之境。难道就这样被困死在这里?百思不得其解,二人只得先在苍松下休息片刻,养养精神。
 
卫庄靠在树干上,抬眼瞄了瞄身旁的师哥。还是那副沉着冷静的面瘫脸,只是微微焦灼的眼神暴露了他此刻不那么平静的内心。还是会焦虑的嘛,卫庄略微有点幸灾乐祸。
 
平日里机警异常的盖聂并未发现卫庄的偷瞄,他只觉得此刻非常的累。本以为坐下休息片刻就可缓解身体上的疲惫,却不想他竟然睡着过去。
 
这边正在观察幻境天空的卫庄感觉右肩微微一沉,有什么东西靠在他肩上了。微微扭头,果不其然是师哥。仔细察看,发现师哥只是睡着后,卫庄内心多了一丝不自知的开心。不过,在这幻境之中,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师哥这样疲惫,并不正常,恐怕——卫庄望向头顶上的苍松树枝,和这苍松脱不了干系。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厢卫庄伸出右臂搂着自家师哥,望天望树思考逃脱之法,那边盖聂却是在做着一场离奇的梦。
 
他看见远处有翁妪二人在一株枝繁叶茂的松树上打扫落叶,那松树之大,竟能让两位老人在上面行走。观察片刻,盖聂决定上前询问。
 
卧剑的手微微紧了紧,他慢慢走向清扫落叶的两人。
 
老爷子先注意到盖聂,他略微惊讶地拉住旁边的老妇,然后左手拿着器具右手牵着老妇,也慢慢走向盖聂。
 
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盖聂内心虽仍警备,但精神已放松些许。无论是在幻境还是在这梦里,盖聂都发现他的精神消耗的非常快,是以他需要时不时地放松片刻以储备精力。他向缓缓走来的两位老人行一礼,然后朗声问道:
“在下盖聂,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想向二位长辈请教一番。”
 
老妇眼中含笑,看起来很喜欢这个懂礼俊秀的青年。她微微摆手,然后指着自己和老汉的喉部,示意二人都无法说话。
 
盖聂正要行礼致歉,却被老妇拦住。他直起身,看着眼前的两位,甚是不解。老妇仍然微笑着,她左手拉着盖聂的衣袖,右手凭空画着些什么。须臾,盖聂看见空气中竟然有一行字:
 
“这里不是人该来的地方,年轻人你是怎么进来的?”
 
饶是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事件,面对此景盖聂也是震惊不已。沉静半晌,收起自己内心奔腾而出的震惊和疑惑,盖聂开口道:“在下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一开始只是和师弟在院中乘凉闲聊,然后突然之间就进入了一个只有一株松柏的幻境,怎么走也出不去。接着,在下疲惫不已睡着后就见到了二位。”
 
认真听盖聂说话的老汉微微点头,也在空气中画了几笔。
 
“想来你们是被牵连的。近日你们居住的地方可有什么流言传播?”
 
盖聂想起了那个坊间流传的八卦。桑海镇上西边的一户人家近日里传出撞鬼的事情,每到半夜,那户人家就会听到“咔嚓咔嚓”类似树枝折断的声音,夜夜如此,扰人清梦不说,给桑海也平添一分诡异。盖聂把自己知道的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末了添上一句“不知是否和这件事有关系呢?”
 
老汉又在空气里画着“那户人家可是常年伐木?近日可曾砍过西边山上的一株苍松?”
 
盖聂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情。
 
老汉继续问“你可是桑海最厉害的人?”
 
盖聂想起自家师弟,继续摇头。
 
老汉再问“那和你一同进入苍松幻境的人是否很厉害?”
 
这次盖聂没再摇头,而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有点意思,可以托付。老汉的眼神亮了亮,凭空画出一大段话
 
“你们进入的幻境没有什么危险性,待你梦醒就可以安全离开。你说的那户人家在近日砍了西边的一株苍松,那株苍松其实是一个木灵,只是他刚刚成精,自保能力尚不强,被人看中给砍去当柴也是没有办法。那每晚的咔嚓声就是他在报复。但也正是因为刚成精,心思不定,如果不多加引导,日后恐怕会出事端,甚至伤及人命。你们二人纳凉时的那株松树早已成精,她看中你二人武艺高强且为人正直,所以引你们进幻境,想让你们去帮助那个刚成型的木灵祛除怨念。但她还没有能力幻化人形,也无法和人类交流,只得拜托我们两个老家伙来告诉你。如此……”
 
看到此处,盖聂心中已有个大概。只是并非他不想帮忙,而是今日经历太不寻常,面前两人的说辞是否真实可靠?而且这幻化精怪之事并非他和师弟所长,比起他俩,恐怕阴阳家会更适合做这件事。可是,如果不答应,他和师弟二人是否会一直被困在此呢?
 
老妇看出盖聂的犹豫,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看面前的字——
 
“我们木灵从不撒谎。”
 
“而且苍松幻境一旦开启,只有答应条件才能出去。”
 
“你现在处于沉眠状态,恐怕不会知道身旁的人会经受些什么吧?”
 
小庄!盖聂心中一紧,直视着面前狡黠笑着的二人,最终微不可察地点了头。
 
随着盖聂的点头,一阵轻风温柔旋过,裹挟着落叶挡住盖聂视野,只余一片黑暗。待盖聂重见光亮,幻境已经消失不见,眼前是墨家的房屋,而头顶的月亮提醒着此时距他和卫庄出来纳凉不过一个时辰。他眨眨眼,直起身子,然后缓缓转头看向旁边的人,静默无声。
 
好像很多年没有这样了。
 
年近三十的两人早已过了少年时对一切都很好奇的年纪,此时却在对方眼中发现那似曾相识的兴奋,与桀骜。

木魅篇,终。
 
————————

“魅,老物精也。”——《说文》
 
关于木魅,其实也就是木精/木灵,指有灵魂居住的树、据说把这棵树推倒或弄伤,那个人甚至全村的人都会遭遇很大的灾难。这篇里的两个老人,借用日本能剧《高砂》的场景。嗯,木魅象征白头偕老。哈哈哈哈哈哈。另外,我瞎葫芦乱编的故事很多就是瞎葫芦乱编的哈,妖怪是有记载的,但是卫聂的经历和故事更多的是瞎葫芦乱编的= =。至于为什么这篇文里没写木魅而是木灵,后面会有交代的。
 
P.S.资料来源于鸟山石燕的《百鬼夜行》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