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遥远的歌-20

北京的一环路永远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有的人行色匆匆,有的人闲散漫步,还有的人坐在店里看着街上的人。


王杰希此刻就坐在他以前经常来的一家咖啡厅里,看着外面的陌生人,静静等着另一个人的到来。


一天之内来回京广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他只要一想到孙翔的事还没解决就没办法安心休息片刻。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发布谣言的人,让她自己澄清。虽然起初不愿意相信发布谣言的人是他的发小,但黄少天和喻文州摆出来的证据,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事儿和她脱不了干系。


买好最近的机票准备出发之前,王杰希从喻文州家门口走进去,走到孙翔的面前,轻轻抚摸他的头发,然后在他抬起头时落下一个轻盈的吻。搁平时是肯定不会这么纯情,但碍于还有两个硕大的电灯泡,王杰希没再有更多动作。


孙翔在王杰希吻他的那一刻就丢盔弃甲,暂时性无视之前的事故与不合。在得知王杰希要立刻赶回北京后,他要求随行,但被王杰希果断拒绝。孙翔大概能猜到肯定是要处理些什么棘手的事,他不愿意王杰希一个人去面对,但面对王杰希的坚定拒绝他也没办法。他们两人都太坚持自己的立场,以前也总是容易因为这一点出现摩擦。


“没事的,不会有什么大事的。”王杰希安慰着孙翔。


这是孙翔十二小时内第三次听到这句话。再怎么不乐意,他也只能尊重王杰希的意愿。他站起身,用力地抱住王杰希,用鼻子蹭了蹭王杰希的脸,凶巴巴地威胁王杰希处理完事情立马回来给他解释清楚。王杰希笑着说好,也用力回抱着他。


王杰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边想边捏着自己的手指,那上面还残留着抚摸孙翔时的触感。他想的太认真,连对面坐了个人都没发现。待他把视线从玻璃外挪开,看到眼前坐着的女性时,眼皮一跳,实实在在有点惊吓。


是一位妆容精致的短发女性。她非常温柔地一笑,点了杯美式清咖。


“急急忙忙飞去广州,又急急忙忙飞回北京。刚落地就找我,看不出来,你这么想我?”女子的声音里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王杰希看着她这样的态度,明白这事儿肯定是她搞出来的没跑了。还这么清楚他的行程,看来通过某种渠道监视他的出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杰希开始丧失耐心,以前因为悔婚一直深埋在心的愧疚也消散的七七八八。他懒得说太多废话,单刀直入。


“理由?”


女子挑挑眉,精致到指甲的手把耳边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露出闪闪发亮的耳饰。


“理由?什么理由?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匆忙往返的理由?”


王杰希皱眉,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冷漠。


“贺舞,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名为贺舞的女子轻笑出声,阴阳怪气地说:“我怎么会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王队的事情呢?”贺舞端起刚送上来的咖啡,“我们,很熟么?”言辞间尽是冷漠与不屑。


表现出来了。王杰希心想。他还记得当他提出解除婚约时对面那人的悚然失色和随之而来的泣不成声。他甚至也能想起那之后设备被砸在地和他被扇耳光的清脆声音。她的表现,一度让他背上了沉重的道德负罪感包袱。但后来她情绪平静下来,只是在王杰希的家人来询问时淡淡说了一句“我们不合适”——这让王杰希以为她放下了。


只是,王杰希在心里暗叹,看来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看开与原谅。大多不是逼不得已就是掩埋于心。她从头到尾就没有放下。


王杰希面对着贺舞,脑海里却勾勒出孙翔的样子。她和他真的太不一样了。


“解除婚约是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事应该冲着我来。即便当初我们没有解决完这个问题,你又何必去针对其他人?”


贺舞闻言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王杰希,仿佛他说出的这些话是个天大的笑话。


“王杰希,你真的三十多了?这么幼稚的话……你难道不知道报复的最好办法就是针对他重视的人?”


贺舞笑着摇摇头,语气不再那么疏离。她知道不可能再瞒下去,干脆一次说完。


“我的确是报复你。你根本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对于一个从小就喜欢你好不容易等到成果却又被泼了一盆凉水的人而言,抱歉没有任何意义。我就是想看你痛苦。”贺舞苦笑着,盯着自己绘着罂粟花的指甲。“我就是想看你痛苦。”


“所以我观察了你整整一年多。你知道当我发现你在和我解除婚约没过两个月就和那个名叫孙翔的人在一起时我的感受么?”


“你不会知道的。”


贺舞阻止了王杰希开口说话,如果中途停下来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说完。


“其实我也没干什么不是么。我只不过,小小调查了一下你的那位,然后利用了现在的媒体而已。难道根据那些照片做出这些假设没道理么?”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他打断贺舞的话,严厉地说着:“隐瞒真相、恶意引导、污蔑他人,这叫没什么?”王杰希的呼吸越发急促,愤怒开始袭击他的理智。


“你知道网络暴力有多可怕么?你知道你只是随随便便一说就有可能毁了别人的人生么!”


“难道我的人生没有被你毁掉么?!”贺舞声音尖锐起来,她看起来也像是处在暴怒边缘。


“没、有。”王杰希一字一顿地说。


“你的人生从头到尾都没有被任何人毁掉,只是你自己走不出来。我既没有在和你还有婚约时乱搞,也没有选择隐瞒我的性向和你结婚。耽误你的青春,浪费你的宝贵年华是我混蛋,但如果我真的和你结婚了那才是毁掉你的人生。”


王杰希看着对面人激动得浑身战栗的样子,终是不忍心再说什么重话。那毕竟是他相识多年的人。


“贺舞,澄清谣言,放手吧。你还年轻,道路还很长。从此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见了。”


贺舞的眼泪随着王杰希这句决绝的话,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她还是好喜欢这个人,这个从小就是小区里最优秀最可靠的人,这个原本可以陪伴她最后却又彻底离开的人。她好不甘心,可是却也明白,自此再没有以后。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干眼泪,然后拿过手机,给那个网络大V发了消息。


“我原本以为,”她抽噎着开口,“我原本以为,只要让你们感情生出嫌隙,我就会很开心,或者我也还有机会。可是最后我好像也不是很开心,甚至就连做朋友的机会也彻底没有了。”


她泪眼朦胧地望向王杰希,放弃般地说:“但我不认错,也不会祝福你们。”


“那就,这样吧。”她最后这么说着。


王杰希放在桌上的手机传来一阵振动,那是微博新消息的提示。他看着贺舞离开的身影,无比怀念孙翔的怀抱。


不会祝福你们。


这句话如同一句诅咒盘旋在王杰希的耳边,经久不散。


也盘旋在此时坐在他背后那人的耳边。

————

说好的20章写崩王翔,得,又遥遥无期了。

装死.jpg

话说,我想了很久取个啥名字,后来一想……端午节嘛……哈哈哈哈哈

评论(1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