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黄翔】体面


小孩子才论对错,成年人只看体面。

这是黄少天的老爹经常给他灌输的一个观念。小时候的黄少天对此不疑有他。可是越长大,他越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他喜欢打游戏,后来打的也还不错。但他打游戏既不在乎对错,也不在乎体面,只在乎输赢。垃圾话喷两个小时也不会嫌累只要能赢。

他喜欢吃菠萝,吃起菠萝总是会感到只比夺冠少一个小指甲盖的满足感。但吃菠萝的时候,他既不在乎对错,也不在乎体面,只在乎好不好吃。吃到胃痛被喻队用秋葵惩罚也无所谓。

他还喜欢孙翔,和孙翔你侬我侬就差临门一脚。但喜欢是和对错无关的,更不用在乎什么体面。他俩在沙滩上互捶的小视频喻队不知道录了多少当作把柄。

你看,他的职业,他的喜好,他的对象。这些都和他老爹说的观念不对。难道是他老爹说错了?




……说错你个大傻逼啊!还老爹!我现在就给叔叔打电话说你毁他形象!

孙翔一目十行地看着手里不算厚的一叠稿子,姿势从瘫着到斜靠再到坐直,越看手捏得越紧,看完最后一行字干脆把稿子揉把揉把弄成个球,砸向正在打超级玛丽的人。

啪!

正中红心。

黄少天不明所以地转过头来。干嘛?他正打到通关关键处好嘛。他要非常艰辛地刷爆超级玛丽这个游戏,然后把成果呼到叶修脸上,用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超级玛丽也不是那么好刷爆的,为自己的小男友挽回点当年的面子……咦?好像有哪里逻辑不通?黄少天皱了皱眉,算了先问清楚孙翔怎么回事。

于是他一点一点地挪到孙翔身边,戳一戳貌似正火大的小年轻,十分机灵地来了一句——

“孙翔大大你是不是寂寞了?”

整个屋子寂静了。

这和黄少天预想的不一样。他以为是自己最近忙着通关所以冷落了男友,男友不开心了。可孙翔既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脸红也没有出现恼羞成怒的样子。这不对劲。

黄少天又往孙翔的脸凑近一点,试图看出点什么。嗯……眉毛还是很硬气,眼皮仍然大欧双,眼珠子一直保持亮晶晶的状态,鼻子很挺,脸很小,嘴很性感,下巴窄方……一切都很完美啊!那到底是哪里不对?

孙翔皱着眉头看黄少天跟沙皮狗似的黏着他观察过来观察过去,没两分钟终于丧失所有耐心,拽起已经趴在他身上开始往大腿方向摩挲的人,把他拖到刚才那一大坨纸团那儿,点点下巴。

“解释一下。这什么内容?”

黄少天很不爽没做成点开心的事,一脸郁卒地捡起地上的纸团。扯一扯,压一压,把纸弄平点。还能是什么内容,我一个知名网络原创小说家的作品,还能是……

黄少天的动作在看清稿子内容时的一瞬间卡住了,仿佛被人按了暂停键。

????!!!!谁tmua把我私藏的黄A翔O同人给打印出来了????!!!!谁?是谁?!给我出来!!!破坏别人的家庭和谐是要遭天谴的知道么???!!!!

黄少天的内心戏已经飙到天际,嘴上却被拉上拉链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孙翔拉过一旁的椅子,状似轻松地开口道:

“AO?发情期?绝对的依赖与渴求?还生孩子?能耐了啊,黄少天。”

黄少天在一旁规规矩矩站着,心里明白孙翔这只是有点恼了,男孩子脸皮薄第一次看到有些经不起这种设定,但他想破天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被谁扒拉打印出来还递到孙翔手里了。他最近没得罪队长啊。

孙翔一眼就看出黄少天在摸鱼走神,冷笑一声,把脚跷到桌子上,修长的双腿上下重叠,引得黄少天目光频频往他腿那儿去,然后伸出右手食指——

“一年。”

什……

黄少天的疑惑还没问出来,孙翔就已经解答了他的疑问——

“我要去轮回当一年助理教练,培养一下青训营的一个战斗法师小朋友,你自己呆这儿码你的字吧。”

!!!“我不同意!!!”黄少天想也没想就大声反对,正准备用语速改变孙翔的想法时,孙翔已经拿过一旁的降噪耳机开始听起了歌。

黄少天今天第二次沉默了。

QAQ。

黄少天像金毛扑食一样扑向了孙翔,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坚决不让孙翔一个人离开,然后左手偷偷划开手机屏幕,大爆手速订了轮回旁的一家长租民宿。


小孩子才要体面,成年人只要对象。

评论(13)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