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遥远的歌-03

CP未定,大纲没有,刀甜各半,自割腿肉。

————

老小区里灯光昏暗,但也不妨碍孙翔站在窗户边就能看见两个人的身影。能撬开黄少天嘴的人屈指可数,再加上这身高体型,孙翔基本能判断出楼下的另一人是谁了。他点开联系人,给备注黄烦烦的人打了过去。


黄少天是一直都知道自己肯定瞒不过喻文州的,但他实在也没想到自己谋划出这么凑巧的一番相逢,竟然这么快就被喻文州识破。此时此刻,看着不停震动的手机,黄少天是真觉得自己大概活不过今晚了。他看看手机,看看楼上,再看看身边微笑的喻队长,“嗷”地嚎叫一声,按了接听和免提。满脸的痛不欲生。


当初就不该自作聪明约两波人聚会意图制造巧遇。


电话接通之后,孙翔非常淡然地表达了自己不计较黄烦烦自作主张只要他出钱给买一个最新的镜头,同时也希望此事到此为止,夜已深,楼下二位该回回该滚滚吧。趁着孙翔刚说完还没挂断,黄少天也发挥他的无敌话痨技能,飞快地表示自己有罪孙翔想怎样都行但这次一定要赏脸下楼不然明天他可能就会彻底失去自己这个革命战友了。实在是黄少天的语气太惨,犹豫再三,孙翔最后还是下了楼。


这绝对不会是一场愉快的会谈,孙翔坐在灯火通明的咖啡店里,望着对面的两个人。有些人大概积威已久,即便退役,也仍然会让人不自觉服从他。看着黄烦烦小心翼翼的样子,孙翔实在忍不住吐槽了。


“黄烦烦你至于么?怎么喻文州会吃了你么?”


“……”正在点饮料的黄少天被这一句话哽的说不出话来。他看一眼至今一声不吭的喻文州,腹诽有些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点完餐,他终于受不住这沉默的气氛,尿遁了。


黄少天离开,喻文州才终于开口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


“以前的事,我很抱歉。”


孙翔就知道喻文州肯定会说这些。他手指敲着桌面,发出清脆的敲击声,看着周围或成群结队或形单影只的顾客,沉默半晌才缓缓回了一句话。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最不想听见的就是这句话。”


他喝一口服务生刚送上来的奶茶,抬起头,盯着喻文州不解的神情,眨眨眼,决定还是解释一下。


“发生那样的事,谁都不想。当年我愤怒过痛苦过,但从来没有责怪过除肇事者之外的任何人。喻文州,”孙翔停了停,“你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带领你们蓝雨毫无顾虑地在决赛和我们轮回战了一场。无论当初第11赛季的冠军是谁,你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包括我。你是队长,带着队伍取得胜利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输了就是输了,不怪任何人。”


他摆摆手,制止了喻文州接下来想说的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二十出头不应该是一个电竞选手退役的年龄,但生活本来就是充满意外。所有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做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孙翔耸耸肩,继续说:“再退一步讲,如果我真的介意,坦诚地说,我是不会和黄烦烦成为好友的。我不是圣人,也不喜欢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别再一副对不起谁的样子了。”


这不适合你。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