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杜

怕某天被认出来于是改昵称的某某某

【卫聂/all聂】静水-04

盖聂就这样暂时留在了云山村。村民还自发帮他修缮了他和孩子暂居的木屋,并送来一众起居用品。本不想劳烦众人,奈何自身大病未愈,盖聂只能暗暗记下人情,打算来日再报。

 

在盖聂还无法行动自如的时候,孩子一直是张家大姐照顾着的。张家大姐送来一个摇篮,孩子就放在里面,每日掐着时间来喂奶,换洗尿布,还做了几件小衣服,农活不忙时也会来逗逗孩子。只是这孩子沉静的很,只有和盖聂在一起才会时而傻笑时而瘪嘴不开心。

 

张大姐没忍住,问盖聂“这孩子喜欢你的紧,真的不是你亲生的孩子么?”问完又觉不妥,补了一句“不方便说也没关系”。看样子,张大姐是以为盖聂和哪家富小姐上演了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盖聂大概也能猜到张大姐脑补的内容,非常无奈。

 

“这孩子确是故人之子,名唤扶苏。只是家里……总之是刚出生就由我带着了。”

 

张大姐还是觉得盖聂说的不真,笃定自己猜想是对的,一脸的“我懂”。

 

大黄照例蹲在门口,伸伸懒腰,看到盖聂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觉得这几日的守门工作也不是那么无趣。

 

 

 

生的好看,身材高大挺拔,多金,身手好,帮忙解决村子的隐患,这里面哪一点提出来都能让云山村的姑娘们心驰神往,更遑论盖聂是集众多闪光点于一体。虽然话少了点,还带了个孩子,但没关系,瑕不掩瑜。姑娘们仍然把这新进村子的剑客放在了云山村美男榜第一位。

 

 

待能够自如行动时,盖聂便抱着扶苏出门,打算逛逛云山村。当然,大黄仍然尽职尽责地跟着。

 

盖聂虽然并未痊愈,但武功仍在,警觉也不低。四周姑娘们和汉子们两种截然不同的眼神攻击让他在心里暗暗叫苦,只得寻一无人小道散步。正赏着闲静的田园风光,熟悉的阻拦感再次传来。

 

大黄又咬住了他的衣角。

 

这次又会是什么?盖聂已经发觉大黄特容易发现事儿的特质了。他在认真考虑要不要收着这只狗。毕竟自己是个特容易遇上事儿的主,有只狗能帮忙的话,事情应该会容易一点。而且有只宠物陪着,扶苏应该也能过得开心一些。只是不知道这只狗愿不愿意跟着自己。

 

大黄浑然不知已经有人打起了它的主意,只觉得脊背上凉飕飕的。唔,可能是错觉吧。大黄没管突如其来的恶寒,仍旧咬着盖聂的衣角,把他往旁边更偏僻的小树林里拽。

 

好不容易拖着一大一小到达目的地,大黄累的哈哧喘气,怎的这么远?!。也没看具体怎么个情形,就仰躺在地,想要好好休息一番。刚躺下,就看到树上好像有白色的东西,貌似还挺大。大黄撑着疲惫的身躯,爬起来,耷拉着尾巴打算凑近点看。不看还好,一看——

卧槽这TM哪儿来的这么大鸟?卧槽,怎么好像它要掉下来了?卧槽卧槽卧槽你别掉下来啊!卧槽,你等等啊,别掉啊大黄一边在内心咆哮,一边努力迈开腿往处跑。奈何它奔跑速度着实不快,白色大鸟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还是正中靶心砸在了它身上。砰。

 

 

 

盖聂在听到那声巨响的时候回头看了大黄一眼。嗯,死不了,没事,不管了。

 

 

大黄眼睁睁看着盖聂回头瞄自己一眼,又回过头去查看地上奄奄一息的人的伤势,又从双手抱扶苏换成左手抱,再用右手把地上人放到肩上,扛着。然后走了,头也不回的那种。

 

 

走走走,走了????卧槽,你倒是来搭把手啊!!!!我TM要被压死了啊喂……

 

 

 

无论大黄怎么腹诽,它还是只能靠自己站起来,然后背着那只死重的大鸟颤颤巍巍地回到盖聂的木屋。

我要向犬神献礼赔罪。大黄在瘫倒在地之前下了这样一个决定。

 

 

虽然大黄并不知道它做错过什么。

————————————————————————————-

最后还是在12点之前码完了,也算是今晚发上来了哈哈。

即将进入正文啦。

第一个出场的是白凤小骚年~

评论(1)

热度(20)